茶界地租論

  古典經濟學的集大成者,大衛.李嘉圖說:不是地租推高了谷物價格,而是谷物漲價拉升了地租。也就是商品漲價,地租漲,商品降價,地租隨之降。茶葉漲價,獲利最大的其實是茶山地主與倉儲地主,因為他們可坐享地租上漲收益。
?
  讀李嘉圖“級差地租”理論有感:為什么你的茶收不了地租,而別人可收地租;有人收低地租,有人收高地租;有些年份地租降,有些年份地租漲;有些茶山天價,有些茶山棄采收不了租——這一切現象都可以用級差地租來解釋。
茶界地租論
  我去年將地租概念引入茶行業,是第一個揭示茶行業地租現象的。布朗山的“雀神怪鳥”,其實都是收地租的。老孔雀炒個天價,拉升地租多少倍。21世紀初孔雀價格低,是收不了地租的。
?
  地主與企業家的區別:地主享受旱澇保收的地租,不承擔市場風險。谷物漲價多收地租,谷物降價少收地租,但總要收谷物收入的四到六成作為地租,除非谷價太低,沒人承租致使地主收不了租,否則地主一定是收租到底,讓承租的農業資本家或佃戶承擔租金成本與市場風險。農產品天然具有地租屬性,而機器化量產的工業品,往往因生產過剩,或者勞動生產率提升,成本不斷下降,價格下跌,收不了租。這就可以解釋,這些年農產品不斷漲價,資產漲價,而許多工業品卻很便宜,價格甚至下降,比如手機、電腦、汽車價格的下降。企業家是負責創造利潤的,要承擔包括地租、利息、工資、稅收等成本與市場風險,并作為市場風險的偏好者,通過技術、組織與制度創新,捕捉新商機,最終銷售產品,彌補成本,創造利潤,積累資本,擴大再生產。
?
  茶行業未來的產業結構是,由于市場不景氣,許多廠商會降低茶作為農產品的地租屬性,增加大機器生產的工業制成品屬性,也就是大幅度降低原料的地租成本,提升勞動生產率,從而大幅度降低生產成本,做普通老百姓消費得起的國民茶、生活茶。這就是我說的,名山茶原料進入“250”時代。由于名山小樹茶的供給,十年增加十倍,混采的名山茶不再稀缺,加上廠商紛紛去名山規模供給原料的高地租杠杠,名山混采原料將由千元時代進入250元時代。
  “級差地租”可解釋云南茶園分級現象與普洱茶產業的三級金字塔結構。級差地租,是說不同等級地塊收租回報的不同。假設某個社會,處于人口少,土地多,糧食充分供給的情況下,村民就只會先挑選良田進行耕種,其他土地不開發,處于自然狀態,這時糧價極低,良田也收不了租。隨著人口增加,對糧食的需求也因此增加,推動糧食的自然價格上漲,讓投資次田有利可圖,這樣次等田開發出來,但收不了租,而良田可以收租。又過了若干年,人口更多,糧食的自然價格更高,這時貧瘠土地也開發為田地,貧田收不了租,但良田可以收更多的租,次等田開始可以收少量地租。也就是隨糧食的自然價格長期不斷上漲,越來越多的土地得到開發種糧,除已耕種的最次的田外,越來越多的土地可以收租,等級越高的田收的租金越高。
?
  這些年,名山茶價一直上漲,云南的茶園也越開越多,因為有利可圖。云南茶園的收租地圖:名山茶原料收最高的地租,然后是優質生態茶園收較豐厚地租,勞動生產率高、產值尚可的優質密植臺地茶園收較少地租,產值低的臺地茶園收不了地租,甚至大面積拋荒棄采。隨著原料價格回調與供給過剩,可以預計,未來幾年棄采拋荒的茶園會急劇增加。
?
  “級差地租”的另一種情況是指,在同一地塊第一次投入資本后,只要市場有利可圖,經營者還會不斷追加投入資本以提升產值。這種第一次投資與后面N次的追加投資,也會帶來等級不同的地租回報。
?
  茶園的升級改造,可提升同一地塊的級差地租收入。茶園追加投資的資本,其實是跟茶價有關,茶價越來越高,同一片茶園投入的初始與追加資本越來越多,能獲取的地租收入也越來越多。臺地茶園,為什么要改造成有機茶園,甚至稀疏留養小樹茶園,就是因為有機茶、生態小樹茶能賣較高價格,企業與茶農有動力追加巨資改造茶園,提升產值,多收地租。
?
  普洱茶市場的三級消費金字塔結構是指,塔基是大眾基礎消費品,塔中段是精品消費,塔頂是奢侈品消費?;A品由于零售價低,缺少原料的地租空間,屬于無地租或低地租產品;精品是農產品的地租成本與工業品的規模供給之平衡,即具有較大地租成本的工業品;奢侈品屬于高地租成本產品,為地主與資本家的暴利作貢獻。消費市場基礎品、精品、奢侈品的三分,由此帶來三級金字塔產業結構,越往上農產品地租屬性越強,越往下工業品的機器化大生產屬性越強。
?
  古樹茶、少量名山小樹,可打造奢侈品,繼續收高地租,更多的名山小樹茶、優質臺地茶做精品,以工業品為主,但收較豐厚地租。云南最大面積的普通茶園,一邊進行有機、生態改造,另一邊要走少收或者不收地租的集約工業化生產之路,通過降低原料成本,提升品質與性價比,做成老百姓喝得起的國民茶。
?
  至于棄采茶園的解決方案是,降低人工成本,增加機器大工業生產屬性,通過推廣機器采茶,打造深加工產品的原料基地,以降低生產成本,增加工業附加值的形式來解決。
茶界地租論
  這些年,名山茶農的原料地租越收越高,擠壓下游的利潤空間,會迫使許多廠商繞開茶農的高價原料,低價建倉,打造屬于自己的優質年份茶地租收入。
?
  也就是,茶山稀缺原料是普洱茶的第一地租,稀缺年份茶是普洱茶的第二地租。面對名山茶原料的高地租,廠家與商家會大幅減少第一地租成本,增加第二地租收益。
?
  正如,云南的茶山多如牛毛,真正形成名山的才二三十座,普洱茶廠商建倉搞年份茶的也如過江之鯽,但運作成何寶強大白菜的也少之又少。由此可見,不管在茶山當地主,還是建倉做倉主,都是充滿風險的事業,搞不好就會深度套牢。漲價收地租的市場紅利期已過,現在的普洱茶地租市場如同中國房市,是個分化的市場,尋租空間變窄,要當好房東更多體現的是專業運作能力。
?
  當地主有睡后收入,但這個收入并不好拿!
?
  文/白馬非馬 請上帝喝茶工作室出品
責編:張二亮
閱讀"茶界地租論"的人還閱讀以下文章:
普洱茶品牌推薦
?

内蒙十一选五开奖号码